湖南長沙花語茶香| 傳統插花 復蘇花藝中國夢

作者:吳老師 來源:未知 日期:2017/6/12 11:59:46 人氣: 標簽:長沙學花藝 長沙花藝培訓班 東方式插花 長沙哪里學花藝好 湖南長沙花語茶香 零基礎學插花
導讀:傳統插花復蘇花藝中國夢作者:世園會如果你問一位中國花店業者:“你愛中國傳統插花嗎?”他一定會說:“愛!”,但如果你問他是否學過傳統插花、傳統插花的概念是什么,他卻可能會搖頭,茫然。中國傳統插花———東方插花藝術的起源、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原本應流淌在每一位中國花藝人的血脈中,為何普及率不高?傳統插花
傳統插花 復蘇花藝中國夢 
      作者:世園會  
      如果你問一位中國花店業者:“你愛中國傳統插花嗎?”他一定會說:“愛!”,但如果你問他是否學過傳統插花、傳統插花的概念是什么,他卻可能會搖頭,茫然。中國傳統插花———東方插花藝術的起源、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原本應流淌在每一位中國花藝人的血脈中,為何普及率不高?傳統插花之于中國花店行業的意義到底在哪兒呢?滄海遺珠傳統插花從“無”到有僅四十年中國傳統插花在兩岸花藝界的普及遠不敵西方商業花藝,甚至在臺灣也比不上同樣“修身養性”的日本花道,原因何在?
“中國傳統插花歷史悠久,甚至在三千多年前的《詩經》中都有記載。”這是學習傳統插花的人最熟悉和引以為豪的話。但另一個事實是,傳統插花的理論體系并非古已有之,它猶如滄海遺珠,散落在大量古典文獻和畫作中,需要現代人耗費心力去將它發掘整理,重見天日。這一歷程在兩岸僅僅用了不到40年的時間。更不可忽視的是,這一過程多為以個體為主的自發行為,其研究和推廣的力度相比500年一脈相承的日本池坊和自18世紀逐漸繁榮的“西花”,顯得勢單力薄。
   

坐在記者面前的黃永川教授已經年近七旬,頭發花白。退休前他是臺灣歷史博物館館長,因為長期埋首史料,一只眼的視力已近失明,只是10年前在天津花展。

在中國傳統插花界,黃永川是一位可以載入史冊的人物。他埋首傳統插花典籍三十多年,在兩岸花藝界首次將傳統插花以“四大類型”的完整體系推出,并整理出一套15本的標準教材,出版《中華插花史研究》等重要著作數十部。他于1986年創立臺灣“中華花藝文教基金會”,目前會員上萬人,在中國大陸的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等城市都設有花藝教室。“黃永川教授對傳統插花認識得深,他在美術和歷史方面的造詣對他的傳統插花研究很有幫助。”中國杰出插花藝術家蔡仲娟與黃永川交情深厚;“臺灣‘文教基金會’在中國傳統插花研究上細致深入,對我們很有啟發。”中國插花花藝大師王綏枝、山東花藝師袁乃夫、江蘇泰州花藝師郁泓都曾這樣贊嘆。

臺灣上世紀80年代,日本花道盛行,當時臺灣的池坊支部鼓勵學員插有臺灣特色的作品,學生們就用斗笠、蓑衣、木屐等當花器。畢業于臺灣師范大學美術系、被分在臺灣歷史博物館工作的黃永川看后覺得很丟臉。他認為那不叫中國插花,中國插花要從內涵、核心去理解。他還看到當時臺灣有近20個日本花藝流派,大批花藝教師來臺推廣日本花道。“中國人是天人合一的民族,會很自然地學插花,卻去學日本插花。其實日本插花也是慢慢發展起來的,現在我們撿現成的,不去研究自己的,就好像漢人穿著和服滿街跑。”黃永川說。

酷愛收藏傳統書畫的黃永川,在很多書畫作品中看到插花的身影,閱讀古典名作《瓶史》,他被其中插花的高雅品位和文化內涵深深打動。“中國傳統插花應該立起來,跟日本、西式花藝三足鼎立,故宮博物館里的容器三分之一都是插花的,我不能漠視它,假裝看不到,要勇敢地去了解。”就這樣,憑著一個中國人責無旁貸之心,他把大量心血放到插花研究上

在黃永川的研究中,記述中國古典插花的重要參考書目是“骨”,還有很多生活化的古典小說是“肉”。他的辦公桌上常年堆滿資料,多年來光是古畫就看過四五百張。“從古書中找理論系統很困難,還要從詩詞書畫中旁征博引,這個過程和寫歷史書的道理一樣,有空白,也有想象。《中華插花史研究》一書的內容還有商榷的余地。《中國古代插花藝術》也有一些空白,要用其他的資料去補足,才能研究下去。但如果沒有人做,就永遠停留在那里。”一談到研究過程,黃永川骨子里那種傳統知識分子的嚴謹和執著令人動容。他每天晚上工作到凌晨3點,還奔波各地去講插花。他告訴記者,有一次他周六在高雄講,周日要到臺中,因為太疲憊,他一上車就睡覺,忽聽司機喊嘉義(黃永川的家鄉)到了,感覺好熟悉,拿著行李就往外沖,到檢票口工才發現不對,又返回來等下一趟車,極度疲勞曾讓他得了肝病,差點“丟一條小命”。

“我不是插花家,我是插花史家和書畫家。”黃永川這樣給自己定位。在中國大陸花藝界,北京林業大學園林學院的王蓮英教授也是從“無”到有,一點一滴重拾傳統插花。1987年,在北京開設插花課的王蓮英意識到,中國傳統插花散落在《瓶史》、《瓶花譜》等古書中的理論博大精深,但當前具有中國特色的插花教學內容卻幾近空白。懷著弘揚傳統文化的強烈責任感,她在主業之余幾乎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傳統插花的研究中,在她和北京插花藝術研究會成員的共同努力下,中國傳統插花以“六大花器”的方式在大陸整理推出,直到今天仍然是中國大陸花藝界學習傳統插花的主流內容。

臺灣的“中華花藝文教基金會”,大陸的北京插花藝術研究會、上海插花花藝協會和廣州插花藝術研究會,多年來無不在傳承中國傳統插花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但也不得不承認,傳統插花的理論體系在時間、人力的限制下還有待完善;在西方商業花藝盛行之下,其教學機構也相對少得多,但在湖南長沙湖南花語茶香培訓機構常年開設花藝休閑班、花店創業班、慧予花道班等課程,喜歡的可以過來學習喲!還提供商業花藝表演、婚禮花藝設計等服務,定期舉辦各種好玩有趣的沙龍活動,更有鮮花花束、多肉植物等產品出售,更多精彩請關注湖南花語茶香培訓機構官網:http://www.hnhycx.com/html/kechengjieshao/,或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花語茶香 chx85504820。


浙江20选5达芬奇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