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語茶香&瀟湘晨報 尋香記 | 跟“香道探索者”裴立華來一場“香遇”

作者:劉老師 來源:未知 日期:2018/9/10 9:24:46 人氣: 標簽:
導讀:“香”遇在山間尋香,遇見一顆不起眼的香藥,總會莫名的感動。這深山里的野草,要怎樣的偶然,它們關于香的秘密才會被人們知曉,又要經過怎樣的實驗與幸運,才會被制成一柱香,散發最濃烈的芳香呢?茶事尤興,而香事的美好時光早已不再,少有人愿意為一顆野草的香氣駐足,更別說用心去提煉野草的芳香了。今天花語茶香裴立華


“香”遇
在山間尋香,遇見一顆不起眼的香藥,總會莫名的感動。這深山里的野草,要怎樣的偶然,它們關于香的秘密才會被人們知曉,又要經過怎樣的實驗與幸運,才會被制成一柱香,散發最濃烈的芳香呢?茶事尤興,而香事的美好時光早已不再,少有人愿意為一顆野草的香氣駐足,更別說用心去提煉野草的芳香了。今天花語茶香裴立華校長就會帶大家來一場“香”遇。



香道探索者——裴立華

裴立華校長出生在中藥世家,按照她的話來說是掛著香囊,聞著香藥長大的,對于藥香格外敏銳,興趣使然,大學學習音樂的裴立華校長在畢業之后陰差陽錯進入了制香業。2008年開始跟一個日本香道老師學習香道。制香行業還是有爭論的。有的人認為只要香味好,就可以了,沒必要加入太多的中醫功能,而裴立華校長則認為熏香除了芳香養鼻,最重要的是頤養身心,祛穢療疾,裴校長屬于探索者,有時候會直接用外公傳下來的中藥方制香。



制香師,多半是半個中醫

制香師裴立華想要在夏日里做一款驅蚊的香,對于她而言,做香更像是一場有趣的實驗。“我的家鄉漢壽那邊,鱉甲都會晾曬,放在家里,有驅蚊防蛀的功效。”離開家鄉多年,她對于這個細節念念不忘,想要將鱉甲入香,做一款“有家鄉味道的驅蚊香”。



找尋鱉甲驅蚊防蛀的秘密

7月6日,我們跟隨裴立華校長前往漢壽,找尋鱉甲驅蚊防蛀的秘密。

相比于南嶺大山,洞庭湖區漢壽的香藥就顯得貧乏得多,佩蘭、艾草、菖蒲、青蒿、藿香、薄荷……湖南的田野、鄉間隨處可見。但是,湖區自有自己對抗“五毒”的方式,漢壽縣歷來盛產甲魚,縣境太白湖、西腦湖、南湖、圍堤湖,野生鱉甚豐。除了是一道美食,鱉甲也是湖區重要的一味中藥和香藥。據說,鱉怕蚊子,被蚊子叮咬,就會死去,卻成了湖區人們用來驅趕蚊蟲的香藥,連李時珍也在《本草綱目》中感慨:生鱉遇蚊叮則死,死鱉得蚊煮則爛,而熏蚊者復用鱉甲。物相報復如此,異哉!



鱉甲驅蚊,屬于水鄉的香事

在裴立華校長的記憶中,家鄉的農家在把鱉甲煮過之后,都會放在窗臺上,防止蚊蟲。鱉甲驅蚊的說法在漢壽流傳甚廣,在漢壽,我們還聽到一種更為讓人吃驚的說法是,在癩蛤蟆背上滴上一滴墨水,將癩蛤蟆掛在房間內,能夠有效驅蚊,少有人實驗過,卻是屬于水鄉的香事。



上個世紀六十年代,也大概是農歷五月,漢壽一帶流行麻疹,死了不少人呢,那時候,大家都用艾草、雄黃、菖蒲、鱉甲等草藥來熏香。

“艾葉、菖蒲、鱉甲磨成粉,混合,加入木屑當助燃劑,紙卷成筒狀,把粉末裝進去,就是簡易蚊香了。香味還挺好,驅蚊效果也不錯。”因為過于繁瑣,很少有人花工夫去做這種養生蚊香,“而且成本高,現在買盒蚊香才幾塊錢”。鄉村熏香驅蚊方式的衰落,其實是熏香文化衰落的一個縮影,科技很容易取代了天然香藥的功效,只注重結果的人們,無心去享受制香和“鼻觀”的樂趣,無意于接受大自然過于繁瑣的饋贈。



做一款“有家鄉味道的驅蚊香”

鱉甲入香并不多見,沒有任何香氣,甚至略帶腥味,如何調制出“家鄉的味道”,就成了裴校長的難題。

手工制香,能最完整保持香藥的芳香物質。

7月8日,采香回到長沙,裴立華校長就開始準備制香了。裴校長的香室在天心區蔡鍔南路,長沙煙火最為繚繞的市中心。進入香室,濃郁的檀香味撲面而來,香桌上一個精致的博山爐,青煙縷縷。



炮制原料

香葉炮制較為簡單,沉香、檀香之類的香木,炮制就復雜得多。香藥同源,按照中醫的說法,檀香生長在南方炎熱地區,火性大,如果直接點燃熏香,讓人容易上火。檀香的炮制方式一般采用用綠茶或云南團茶加柏葉煎湯,第一泡不用,第二泡使用,熱茶澆灌,蓋上蓋子,放涼以后,最好進冰箱冷藏24小時。
而花的炮制又有不同了:“一般是要蒸餾的,把新鮮花瓣的香氣蒸餾出來,再入香;直接將花碾成末入香,花香是出不來的。”裴校長解釋。再將各種香藥打磨成粉末狀后,就是合香了,合香的器械足夠精致,像個小型的地球儀,將所有的香藥粉末,還有粘合劑榆樹粉,倒入合香器中,轉動合香器,各種香藥就攪拌均勻了。制香的器械過于精致小巧,像是孩子們做游戲一般。攪拌均勻的香粉,用水攪拌把香粉捏合成團,然后在保持濕度的環境中醒香。裴校長的醒香方式屬于少量制香的建議方式,將香團放在一個碗內,用紙張沾了水,鋪在碗上,“十五分鐘,就可以做線香了”。



  做香是個修身養性的活

壓制線香的唧筒同樣精致,像個注射器,原理也類似,將香泥擠成長條,就成了線香,看似簡單,卻極需要耐心的,細軟的線香容易斷,長短也不好把控。“所以,做香是個修身養性的活。”香泥還可以做成香丸、香餅、香塔,“檀香、沉香原料太貴了,香塔、香餅燒得太快,不合算”,玩香其實一直是一件需要經濟實力的事情。新做的線香,要等自然干燥幾天后才能焚香。“自己做的香,會有不同的味道在里面。”裴立華校長說,采香、制香或許原本就是焚香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吧。



與煙火為伍的香,卻要杜絕煙火氣

正準備用打火機點起一支香,裴校長立馬更正:“點線香一般要用藍焰,不然會有煙火氣。”制香師有敏感的嗅覺,甚至能分辨不同的煙火,純正的香,容不得其他煙火氣的。
焚香并不比制香簡單,香勺、羽塵、香箸、灰押、香印、銀片、云母片、香爐……光是這些精致的焚香工具,就足夠人眩暈的。
線香、塔香等獨立燃燒的合香讓香事變得相對簡單,但在傳統香文化中也頗有講究的,譬如不能豎直焚香。“祭祀的簽香才可以豎直,香是供奉先祖或神仙,上達天聽。而線香,是日常熏香,屬于人間事。”
下一篇:沒有資料
浙江20选5达芬奇密码